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印象古城

印象古城

黄仙丽:暖暖面线糊

2020-10-29 10:28:46 印象古城 admin
喜欢一座城市和喜欢一个人是同样的感觉,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只在初见的那一瞬间,便深深地爱上。泉州就是这样的城市。当我第一次走进这座陌生的城市时,我眼前所见的人和物虽然是陌生的,但初见时心中总流淌着一股很温暖的气息,那股暖暖的气息仿佛是与生俱

45

  喜欢一座城市和喜欢一个人是同样的感觉,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只在初见的那一瞬间,便深深地爱上。泉州就是这样的城市。当我第一次走进这座陌生的城市时,我眼前所见的人和物虽然是陌生的,但初见时心中总流淌着一股很温暖的气息,那股暖暖的气息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以至当我走进这座陌生的城市,就爱上了这座陌生的城。夏日的夜晚,风从远方吹来,吹在我的脸上还带着炎热的气息,那风是城市的风,它不像山里的风清爽又带着凉意。我迎着迎面吹来的风,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走着,陌生的人流,陌生的高楼大厦从我的眼前匆匆晃过,此时,我的心是孤独、寂寞的。

  已是夜里十点,我走得有些累了,肚子也在哇哇的发出抗议。还是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吧,我停下了行走的脚步,在一个叫泉州面线糊的饮食店停下了脚步。店铺不大,摆放的桌椅整齐有序,干干净净的,只是吃的人都走了,我走进时,这个店只剩下了我和老板。“老板,给我来碗面线糊,要汤和青菜”,我对着空荡荡的店铺叫着。“妹子,哪里来的呀?”一个穿着干净、面容慈祥的老人笑眯眯地站在我的面前。

  “我是宁德来的。”

  “妹子,你坐着,我去端碗面线糊。”

  只一会儿的工夫,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线糊摆在了我的面前,当我见到面线糊的时候,我的脸竟刷的红了起来。面线糊、清清淡淡的汤里飘浮着几抹嫩绿的香菜、还散着细细碎碎的葱花、细细的面线里还有卤肠、卤蛋。长长的方桌上还摆放着几碟小菜,有油条、花生米、青绿的菜叶……我没吃过面线糊,也没见过面线糊,一直以为面线糊是没有汤汁、糊状的面线,我低着头吃着面线糊,为自己的无知而感到羞愧。“妹子,一定饿了吧,慢慢吃吧”,这位慈祥的老人还是笑眯眯地看着我,那慈祥的笑容让我觉得很温暖。

  面线糊,清清淡淡的、不油不腻,它不会让你的味蕾瞬间产生快乐感,细细的面线、清淡的汤汁,它挑动的是我饥饿的肚子,这时不管是美味还是无味,只要食物能填饱我的肚子、补充我的体力就行。“妹子,慢慢吃吧,这碟里的小菜是面线糊的佐料,一定要和着面线糊慢慢、细细地品尝,这样才能品出泉州的面线糊”,老人家还是笑眯眯地对我说。

  我开始拿起筷子,细细品尝着。清淡的汤汁浓而不腻,初品时,像在喝着一碗清淡的米粥,又多喝了几口,来点金黄的油条,或咬上几口浓重的卤蛋、卤肠,这时那清淡的味里就有了纯香,再加上香菜的清香,让你顿觉得精神为之一振,五脏六腑瞬间充满着快乐感,诱惑着你又不由自主地继续往下吃,这时食物的美味胜过了世间任何一切的美,它不仅会让你产生愉悦感,更让你有种满足感、幸福感。面线糊,清清淡淡的一碗面线糊,在这炎热的夏季里,在这陌生的城市里,这碗淡淡的面线糊驱散了我的孤独与寂寞。

  城里的夜色不知何时变得浓重,当我吃完面线糊,起身告辞时,夜已漆黑一片,路上的行人已渐少,喧闹的城市渐渐开始变得沉寂,只是此时,我不再感到孤独与寂寞。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一碗暖暖的面线糊一直温暖着我的心房。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爱上这座城里的一个人。我说,爱上一座城,是爱上这座城里的一道美食,而后再爱上这座城。

黄仙丽

黄仙丽

  作者:黄仙丽,出生于1973年3月,现为宁德市作家协会会员。有散文、随笔零星发表于《宁德文艺》《闽东日报》《宁德晚报》《金三角》《福建公路》等报刊。

征稿启事

责任编辑:连培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