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印象古城

印象古城

郑奕琴:东街——故乡泉州的一条老街

2020-10-28 10:11:41 印象古城 admin
泉州有名的街巷有好多,但我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东街,因为我的家就在东街的一条小巷子里,从1950年至今我生于斯长于斯,倏忽间就过去了六十几年了,我也见证了东街这六十几年的巨大变化,如今很多过去的东西是再也见不到了,只好从记忆的深处里再把它

38

  泉州有名的街巷有好多,但我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东街,因为我的家就在东街的一条小巷子里,从1950年至今我生于斯长于斯,倏忽间就过去了六十几年了,我也见证了东街这六十几年的巨大变化,如今很多过去的东西是再也见不到了,只好从记忆的深处里再把它挖掘出来,过一过回忆往事的瘾。

  东街是一条古老的街道,街道两边密布着许多小巷,从钟楼往东数,南边有邱厝巷、前田巷、观东巷、南俊巷、门楼巷、菜巷、第三巷、忠义巷等等,北边的小巷比较少,有相公巷、金池巷、二郎巷等。那时候的街道虽然也铺着水泥路面,但明显比现在的路窄很多,而且在我懂事的时候就觉得很陈旧了。沿街的小巷除了观东巷和南俊巷外,大多是狭窄的,特别是我们家所在的那条小巷尤为狭窄,刚进巷口时,两个人都无法并行,从大街上到我家要拐五六个弯,我的一些朋友要到我家找我,走了好几次还是记不清那路怎么走才对。

111

  岳萍萍/图

  小巷的路面原来都铺有石板,后来大跃进时把其中一段路面的石板挖去砌猪圈,那路面就变得坑坑洼洼的,大白天的还好走,一到晚上(特别是没有月亮的晚上)那就苦了,小巷里没有路灯,一从街上拐进小巷里,那是两眼一擦黑,什么都看不见。每天夜自习回家,就凭着长年累月行走出来的习惯,哪里有道沟哪里有个坎都了然于胸,总算摸着黑也都能安全到家。朋友们可能会笑话我为什么晚上出门时不带个手电筒照照亮,不怕大家笑话,那时候的人穷,连个手电筒都买不起。要不怎么说现在的人有福气,再偏僻的地方都有路灯,那路灯把哪里都照得亮亮的像白天一样。

  偏僻小巷里没路灯,大街上路灯倒是有的,只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经济不像如今这样发达,泉州这个城市的供电就靠北门外那一个小发电厂,加上使用的都是白炽灯,所以路灯也就显得昏黄。街道两边是南方特色的骑楼,骑楼下零星的摆着几处卖各种小吃的摊子,摊贩的担子上都会摆一盏煤油灯或一个土制的电石(乙炔)灯,虽然那灯光如豆又黑烟滚滚,但也足以照亮他们经营的小小范围了。晚自修后回家的路上也常看到大人们在享受着那热腾腾的小吃,空着肚子的我实在羡慕,特别是在大冬天的晚上,又饿又冷的,心里总想着要是能有一毛钱喝上一碗扁食汤那该有多舒服啊,或者再不行能有五分钱买碗猪血汤吃也可热热身子,但那年头的小孩基本上是囊中羞涩、一文不名的,只好压下那想奢侈一下的念头,赶快回到家中睡觉去,企盼着梦里能吃上一碗扁食,如果没做上好梦,那就要等着明天早上喝那热腾腾的稀饭。

  东街再往东,出了东门就是仁风街,再往东就是东岳山了,在没有建火葬场之前,那里是所有泉州人的归宿地,大概是因为这特殊的地理位置,所以东街以前有一种很有特色的古建筑,那就是一座接一座的牌坊,我小的时候记得从菜巷口开始就有那牌坊,往东经过整条仁风街直到东岳山脚下,隔不多远就有一座,到现在也记不清到底有几座了,因为那些牌坊基本都拆除光了,拆掉的理由据说是那东西影响交通,如今只剩下东岳山下那一座“急公尚义”牌坊孤零零的等待着人们的保护。

222

  岳萍萍/图

  改革开放后,东街经过一番拆迁改造,路变宽了,也漂亮了,但一些老巷(比如门楼巷﹑邱厝巷)也变没了,我家原来居住的那条小巷也只留下一小段,每次有事从那边经过时,竟也会激起一种淡淡的乡愁,你说这人啊,是不是很怪。(文/郑奕琴

本文作者

333

  郑奕琴,女,曾经历上山下乡,从事财务工作3O年后退休,喜欢写文章,曾在《每周文摘》发表过文章。

朗读者

444

  李小梅,新华网新华号、华人头条号【小梅诵读】栏目创建人及主播,“闽南网·印象古城”“光明日报阅读公社·寻味”“中国作家网·本周之星”“西海岸文学平台·小梅之声”“诗客·小梅诵读”等栏目主播,中国共青团杂志、福建作家、厦门日报、泉州通FM朗诵嘉宾,福建省海峡朗诵艺术团成员。

征稿启事

责任编辑:凌芹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