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印象古城

印象古城

魏小华:居住在西街的风

2020-10-28 10:11:37 印象古城 admin
一直认为,西街的风颇具特色。西街的风,没有“春风送暖入屠苏”的柔软,也没有“秋风萧索天气凉”的凛冽,更没有“北风吹雁雪纷纷”的严寒,有的是“衣冠简朴古风存&

37

  一直认为,西街的风颇具特色。

  西街的风,没有“春风送暖入屠苏”的柔软,也没有“秋风萧索天气凉”的凛冽,更没有“北风吹雁雪纷纷”的严寒,有的是“衣冠简朴古风存”的淳厚。这便是我喜欢的风,是在特定的环境下特有的一种风。

  历史曾选择西街。十里长街架起了东西方文明的桥梁,铺开了“海丝之路”的辉煌长卷。自唐以来,南来北往的人们在这里落脚,世界各地的客商云集于此,不同的地域文化在这里交流、汇聚。当年,来自各地的商人迎着澎湃的海风,迈开大步,就从这里走出,穿过大街小巷,走向漫漫海上丝绸之路的波涛之上、欧翅之上。

  沧海桑田,斗转星移。今天,历史又一次选择了西街,众多媒体走进“满街都是圣人”的西街,感受着“海丝”文化的底蕴,回味着“市井十洲人,涨海声中万国商”的传奇故事。如今的老街,依然延续着昔日的繁华,依然盈溢着海风的气息。走在老街上,古厝和洋楼遥相呼应,百年字铺和新兴的商店并肩站立,整条街道就像刚刚行驶在古老港口的崭新航船,正准备扬帆起航、去迎接新的旅程。

  寻常巷陌不平常,老街巷里有文章。具有千年文化风的西街,就是一条充满故事的街道。走在孝感巷的小路上,你就会知道孝感巷得名于巷子内的“孝感动天”牌坊,牌坊则是为了纪念朱鉴“生性孝悌,贫而好施”的父亲朱则文而立的;漫步古榕巷时,你就会知道明朝时古榕巷住着富甲一方的李五,其产业占据着大半片街区;在象峰巷,有人说象峰巷的由来是因为巷子的房子形似大象的鼻子而并非如普通巷子那样笔直,所以就被称为象峰巷;在镇抚司巷,人们至今传诵着关于监狱长颜贤和八个受冤犯人的感人故事……老巷故事说不尽,惟余古风忆春秋。

  老街的风是古朴的。

  漫步街头街尾,在中山路与西街交叉口,你会看到钟楼在步履不停、毫不疲倦地工作。这个钢铁般的身躯,经过八十多年的磨炼,经过风吹雨打的考验,它依然站姿端正、表情严谨,只为给人们带来最准确、最有规律的生活。

  在西街的中段,你会看到开元寺,被誉为“泉南佛国第一刹”的开元寺,它有着“桑莲法界”的别称。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大雄宝殿内,24尊木雕斗拱“飞天”造像,令人称奇。这原是古印度教的“妙音鸟”,却随着印度佛教传入我国,还成为佛教寺院的塑像,似乎在用无声而有形的语言,述说着泉州文化的多元性。

  在西街的新华路北段,培元中学的钟声拉响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这是一所由岁月和书香㓎润出来的学校。走在她的身边,你会体会到这所学校的雍容气质,你会感悟到这所学校的内在精神。多少年来,一批批的学人在此种桃种李种春风,流风余韵,至今不绝。

  老街的风是悠闲的。

  走在长巷短巷,老街的风,时而刚劲,时而温柔,时而粗犷,时而细腻。这风从唐朝吹来,摇曳着东西塔的铁铃;这风从明清吹来,穿过旧馆驿的染织房,在户部侍郎庄国桢府第逡巡不去;这风从民国吹来,吹拂着西街的裴巷,摩挲着“洲紫新筑”这座中西合璧洋房的门匾。这风从海洋吹来,从远方吹来,从中原吹来。这是“海丝之路”与“市井十洲人”的历史之风,这是“此地古称佛国”和“多元宗教”的文化之风,这是中原文化与闽南文化融合的优良传统的城市之风。这条风气之先的街道,承载着西街“满街都是圣人”的骄傲,也记录着泉州人前瞻开放的胸襟。

  不知不觉,西街又吹起了文艺风和美食风,一点点,一滴滴,飘在街头,飘在街尾。不经意走在小巷里,远处隐约传来了歌声,时而低沉婉转,时而悦耳悠扬,不由自主慢下脚步,才意识到风从深巷里面带来了一声声的音乐——这风声,怎么如此像千年的古乐南音?

  原来,所有独具特色的风,原本都已居住在西街,不同的是迎风的人。

魏小华

魏小华

  魏小华,福建泉州人,从事文字工作,作品散见于《泉州晚报》《东南早报》《华侨大学报》《企业与企业家》《刺桐》等报纸杂志和网站。

征稿启事

责任编辑:连培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