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印象古城

印象古城

陈日升:元宵踩街

2020-10-28 10:11:36 印象古城 admin
火树银花,侨乡不夜,万人空巷,争看踩街。泉州古老的踩街风习,像广州的游花市,像北京的逛厂甸,引来了许多国家的嘉宾和在华留学生,还有好多海外侨胞和港澳同胞。一到黄昏,大街两旁,早已摆满矮凳高桌的层层看台。家家老小,吃罢“上元丸&r

027

  火树银花,侨乡不夜,万人空巷,争看踩街。泉州古老的踩街风习,像广州的游花市,像北京的逛厂甸,引来了许多国家的嘉宾和在华留学生,还有好多海外侨胞和港澳同胞。一到黄昏,大街两旁,早已摆满矮凳高桌的层层看台。家家老小,吃罢“上元丸”,静候踩街队伍的到来。

  “春江水暖鸭先知。”我像一只小鸭,游行在浩荡而又温馨的乡情和友谊的洪流之中。孩子们欢呼:“来了,来了!”上百人的业余军乐团,迈着阔步,高奏《歌唱祖国》,走在队伍的前头。璀璨的彩车上,驰名遐迩的“源和堂”蜜饯饴口流香;中外合资的人造花厂,制品花团锦簇;中学科技小组的航模,展翅翻飞;装扮的戏文中,脍炙人口的《陈三五娘》唱着“因送哥嫂”,地方小戏《水仙情》表现出海峡两岸盼望团聚的深情,还有《郑成功》艨艟上的大炮,火光一闪,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高跷队表演着民间的《彩球舞》,彩球到处,翩若惊鸿。火鼎公婆给人们带来更多的快活,穿着红缎大襟袄的火鼎公婆手摇破葵扇,用长竹竿抬着一口燃着烈火的铁鼎,扭到东扭到西,惹起一片欢声笑语。不知谁在高处喊道:“来了,‘掴胸’的来了!”一时万头攒动,人潮如涌,挤得维持秩序的民警们满头大汗。一群农哥,赤着膊,头上扎着草绳圈,踏着粗犷的乡间音乐节奏,拍着大腿、上臂、胸膛、额头,又用曲起的双臂猛夹两胁,手舞足蹈,眉梢目间,全是笑意。大概是在庆贺生产责任制带来的丰收吧……七里长街,如痴如醉。

  然而,更震撼我心灵的,是那队质朴的狮阵,土里土气的鼓点,一下一下,重重地敲在我的心上。狮舞是强悍威武的,不管回眸四顾,还是仰天长啸,一顿一步,完全是泉州人的气质。两旁是脸色黝黑、腰扎布巾的农哥,手执大刀、长枪、齐眉棍、带镰钩、三叉戟,还有不知名的古兵器,一对对,整整齐齐。前导是两面三角形的老旧的黑布蜈蚣旗。我马上悟出广州三元里村民,为什么能一时间统一在怒鼓悲锣之下,跟着三角形的三星旗,万众呼啸,抗暴御侮。

  闽粤沿海乡间,都有习武的风俗。狮阵是武术结社的形式之一。节日,可作迎迓嘉宾、娱乐民众的节目,遇有异族入侵,又是奋勇杀敌、保家卫国的先锋。听着隆隆鼓声,我油然想起数百年来,跟随俞大猷、李贽抗击倭寇的泉州先民,想起在郑成功麾下扬帆出征、驱逐荷夷的闽南义士。这也是泉州人民性格的一个侧面啊。

  敲吧!狮鼓!为了保卫和建设这片美好的土地,有什么危难艰险,能阻遏得住这英武的鼓点!

陈日升

陈日升

  作者:陈日升,1943年生,泉州人,早年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曾任泉州市文化局副局长、泉州市文联主席兼中共泉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长期从事泉州市文化宣传工作,倡办威远楼戏剧节、中小学南音比赛、广场文化艺术节、影剧院《四海一家》年宵通宵晚会、第十一届省运会开闭幕式文艺表演、第三届福建华侨恳亲大会开幕式文艺表演、民间歌吹漫步等;多次具体策划组织泉州市重大国际多边文化交流活动(国际南音大会唱、国际木偶节、国际童声合唱节等)。退休后倡办了八届民间音乐邀请赛、八届民间布袋戏邀请赛。

征稿启事

责任编辑:连培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