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印象古城

印象古城

吴晓川:白石青云自对眠

2020-10-27 16:21:38 印象古城 admin
一爱一座山,你便注定了爱这山上的一花一树、一鸟一石。回报你的,花是烂漫是芬芳,树是满山遍野的葱郁和浓浓的荫凉;鸟是幽幽的鸣唱;而石呢?石回报你的只有默默地情怀。我喜欢山石,我以为那一块块黛青色的山石最能体现大山的博大、深沉和厚实,最能与世间

018

  一

  爱一座山,你便注定了爱这山上的一花一树、一鸟一石。

  回报你的,花是烂漫是芬芳,树是满山遍野的葱郁和浓浓的荫凉;鸟是幽幽的鸣唱;而石呢?石回报你的只有默默地情怀。

  我喜欢山石,我以为那一块块黛青色的山石最能体现大山的博大、深沉和厚实,最能与世间那些默默劳作的人们达到情感上的沟通。

  素有闽海蓬莱第一山之称的泉州清源山林木苍蔚却又岩石崚嶒,大的壁立千仞、方广百丈,小的狮奔虎伏、奇石突兀,天然成趣,有如石蟒、石龟、石门、石窗等,若隐若现,若明若暗,形态各异。而分散在山上山下的各处摩崖石刻、石雕、石碑、石亭、石寺、石室、石洞、石佛与满山的奇石交相映衬、匀称和谐,使自然造化之妙与人工技艺之精融为一体。难怪历朝历代的多少文人雅士浮想联翩,流连忘返。其中,明代的李源对清源山石更是情有独钟,在他《咏清源山》一诗中写道:“几时坐得山钟静,白石青云自对眠。”我以为这位晋江的进士恰是悟到了心里。

  二

  清源山的石头与雕刻的历史裸露于天际,树立于风中。而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功绩,谁最先腐烂?曾经,这里有美丽羊群,有清纯吟唱的少年,有青草遍地,有野花飘香,而石头们就安睡在幸福的中央,安睡的石头更显洒脱、隐秀。眺望远方,一块块石头历经了千年的余温、千年的呼唤、千年的等待之后,勾起了你的所有记忆。而石头里面分明蕴含着一位位先贤智者,石头已经感悟到生命的真实!

  唐代的欧阳詹与林蕴、林藻兄弟等俊彦,居山中石室,结志攻文,奋发读书,果然,不到四五年便一个个陆续登第,大光州闾。欧阳詹与韩愈同登龙虎榜,被朱熹喻为“开八闽之先河”。尔后,宋之梁克家、留正、傅伯寿;明之李廷机、李贽、蔡清、王慎中、俞大猷、何乔远、郑成功;清之施琅、施世纶、陈庆镛等都曾居此山中,养浩然之气,成异质之材。而留恋赞叹的名宦寓贤,或留碑刻铭,或著章赋辞,至今整个清源山大约留有摩崖题刻500多方,这一切蔚为多彩、瑰玮蕴丽,实仍天下稀有的人文景观。一块块石头的身上记录着我们峥嵘岁月的手迹,还有被人遗弃的历史。山岳钟灵,蕴毓群英,仿佛一位位闽海先贤与危石并列,又如罗汉群立,巍者累基,怒者虎斗,列者堵墙,覆者瓦室,奇观迭出,他们直挂云帆济沧海,纵马驰骋论天下。

  请以一场深邃的雨,以洗礼的心,来擦拭尘世的污垢,就可看见石头们纯净的骨骼。就像一只逆飞的山鹰,从容返回昨天,回到先人之中,与你们促膝谈心。

  三

  在距著名高僧弘一法师舍利塔不远处,有一次同游者指着山道旁一块长满青苔的巨石说:“这块石头足有十多吨重,是1957年突然从山顶滚落下来的,这一年恰是一个足以令许多国人黯然神伤的年份,石头似乎早有灵知,滚到这儿就打住了,当时的那些右派们就把这块石头戏称是‘右派石’,盼望自己能重见天日再联合全国的所有右派们用双手将巨石推回原处。”时至今日,若是当年的右派们果真能够故地重游,端详眼前这块普通而又充满灵性的石头,我相信他们定会莞尔一笑,笑中隐含几丝难言的苦涩,尽管他们的奇想完全可以实现。但是我以为还是不要动它得好,因为有些事情无法改变,有些事情猝不及防。就让这块巨大的山石永久地作为我们民族一段沉痛历史的见证吧!

  弘一法师的舍利塔内石壁的中央,是一幅丰子恺描绘他的老师身披袈裟、合掌于胸的画像,大师的眼神是如此的淡远、祥和,仿佛是那抹晚秋落日的暮光,在静穆、和谐中潇洒地解脱人生、超越人生。面对刻在地塔外的大师临终前那感慨万千、大彻大悟的遗墨,不是令人觉得个人的不幸和民族的不幸相比何其渺小吗?经历过艰苦岁月的人们定能以博大的胸怀去忍受、宽容和爱恋,定能以山石一样默默地情怀去接纳人生和大苦大悲。

  这样,你不也“悲欣交集”吗?

  四

  生命的本质仿佛就是应该遭遇所有的不曾完成的心愿,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就是完成自己累世未了的心愿。一切都来得这样自然,等待了千年,终于看到那朵性灵的莲花。

  清源山留下了许多花岗岩仿木结构石室庙宇,而佛像大多按照岩石的自然形态雕镌而成,丰润安详,嘴角微笑,充满幽雅静谧的神秘。弥陀岩的阿弥陀佛,头结螺髻,脚踩莲花,形态端庄;瑞像岩的释迦牟尼,左臂下垂,掌心向外,右臂袒露作无畏手印,神情肃穆;碧霄岩的“三世佛”,并排结跏跌坐在仰覆莲花座上,皆为吐蕃式样,布局匀称。我不知道他们不经意间已经播撒了多少无明的法力,只愿所有的慈悲和功德都能回向给和我一样无明的众生们。生命本来就是一场旅行,沐浴在佛光中的生命旅行更是奢侈的华诞。

  是的,“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们不知道生命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虽然我们每一天都能享受着物质文明带来的感官与心情愉悦,但同时我们心灵深处依旧渴望一种信仰的存在,那是什么,是永恒的智慧和慈悲的胸怀吗?石头的坚韧和风情已在佛的身上幻化为庄严与品性,一曲石头的梵音如涌如涛化作刺桐古港千年的风雨声!就让我宁静地固守这座温馨的山吧,深情,执着,充满热爱和憧憬,与一尊尊石佛相伴。

  五

  其实,比起那些刻有碑文或佛像的山石来,我似乎更钟爱于毫无雕琢的天然山石,这也许是出于一种对纯自然的偏爱吧。总之我以为一经雕饰了的山石多少也会失去原始的质朴和淳厚。

  但是,于清源山下的那尊老君石像,我却始终充满着一种虔诚,每当我站在他的面前,我总能体验到对人生的超脱和忘我的境界,好几次我几乎是要对着老君顶礼膜拜了。

  取之天然,成之天然的老君石像,系宋代由一天然岩石略加雕琢而成,坐态端详,双眼平视,秃顶大耳,长髯飘拂,几百几千年就这样以博大的胸襟、浩然的气度,背对青山面向尘世,思索宇宙的宏伟和无声的太和,永远永远宁静地坐在那里,以深邃、幽远的目光俯视我们这座小小的城市、我们这颗小小的星球。那些为周遭的困扰而奔劳、焦虑、烦躁的现代人,定能从老君那空灵的双眸里读到他们所一直渴求的那个清凉、和谐的世界。

  你最好还是选择一个暮色苍茫的黄昏,独自一人伫立在老君面前,此时此刻,你感觉他是一尊雕像也好,是一块石头也好,是一个神仙也好,这些外在的形已经毫不重要了,你的心灵只是进入一种绝妙的状态,冥想中一个飘逸的长者正谆谆教诲你中国古典哲学的精髓,你的灵魂在这位慈祥的老人的拂尘牵引下很容易地同天道人道相通。

  此时,你还有什么需要牵挂的呢?

  南国的天空蔚蓝洁净,大朵大朵的白云流动着漂泊的影子。蓝天之下,随处可见的清源山石,携带着大自然有史以来的密码,诗意地活着,优雅的老去,静观万相。

  爱山吧,热爱生活的人们,去爱我们的清源山,去爱我们的母亲山,去爱山上的每一块山石,默默地山石定能给予你大智慧,定能奉献给你一个博大、静穆、平和的天宇。

吴晓川

吴晓川

  作者:吴晓川,福建泉州人。供职于某政府部门。福建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泉州市作家协会散文诗创作委员会副主任、鲤城区作家协会主席。作品散见多种报刊,入选多部年度选本。出版散文诗集《与山对坐》、诗集《面朝大海》。曾参加全国第九届散文诗笔会。

征稿启示

责任编辑:连培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