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闽南人物

闽南人物

薄荷C:抖落梦想的包袱 他们认真地以音乐为业

2020-10-29 10:29:08 闽南人物 admin
  文 / 麦麦 图 / 薄荷C 提供  后来再有人问霄凌:“你现在在做什么”  他干脆直说:“玩乐队的”  “哦,你想红啊”  “是啊是啊…

  文 / 麦麦 图 / 薄荷C 提供

  后来再有人问霄凌:“你现在在做什么”

  他干脆直说:“玩乐队的”

  “哦,你想红啊”

  “是啊是啊……”

  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在学校时,玩乐队是一件很酷的事,出了社会,还跟别人说你在做乐队,反而有点难以启齿了。

  以前,霄凌会跟别人说,他在广告公司上班,小如则搪塞老爸,她在策划公司。这样的谎言,是所有音乐人一开始都有的固执与傲慢:“怎么能用喜欢的音乐来赚钱”;对于别人,是懒得解释,人家会以为他们想红,要么会以为:“哦~是guahi(闽南语戏子的意思)”。

  其实,他们的真正身份是泉州薄荷C乐团的主唱和贝斯手。从2012年底成立乐队以来,他们四处商演,在酒吧驻唱,凭着成熟的演出经验,忙的时候,一天要接好几场演出,许多商演也点名要薄荷C。

  四年,一支乐队几乎稳定如初;四年,他们完全靠音乐生活下来,这相当不容易。花巷很早就想采访这支乐队,这次借着他们被邀请到本周六音乐节的机会,做了一次对话。

  “这支乐队唱的比明星还好听”

  90年的小如就像他们乐队的名字一样充满薄荷的清新,她很喜欢阿妹(张惠妹),言行举止有阿妹的快意豪爽又带着青春俏皮。因为喜欢唱歌,2012年被正要组乐队的霄凌收编。

  花巷:家人对这份职业是什么态度?

  小如:我爸很严厉的,根本不敢告诉他。他会希望我回漳州,在他看得到的地方才安心。不过我姐结婚时,我带着乐队过去表演,家人多少都有猜到。

  有次泉州下大雨,我爸突然打电话过来,莫名叮嘱我:“下雨天,要注意那些电线。”我当时懵了,其实那天的演出是在室内。现在我还是不敢跟他坦白,两人就是那种心照不宣,谁也不捅破的状态。

  我喜欢唱歌,我要生活,就很安心地做这份工作。你看我这么活泼,其实我很宅,除了粉丝,就是泉州音乐圈里的这些朋友。所以,特别开心可以借各种演出的机会到处去走走看看。

  花巷:我在网上看到,你们有参加过比赛,还拿过福建赛区的名次?

  霄凌:我们连续两年参加虎牌龙虎榜的乐队比赛,都有进入决赛,但都是最后一名。第三年,也就是去年我们就不参加了。结果,这个赛事反而把我们请过去当决赛开场嘉宾(小如:这是让我花钱我都会想去的一个演出。)

  这也挺奇怪。开场嘉宾一般都是前年决赛的第一名。比如泉州锐豆乐队是2012年的决赛冠军,次年开场嘉宾就是邀请的他们啊。我们比锐豆晚,当年比赛结果出来时,还有粉丝一直在微博上私信我们,说怎么可能,你们怎么可能是最后一名。

  其实我对自己的音乐到底怎么样,心里是有数的。音乐的本质,是一种自我表达。所以,我们现在会花更多时间在创作原创曲目上,比赛不会那么在意。

  花巷:这么多的演出机会,和粉丝之间,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事?

  小如:有啊!特别感动的一次是,有人拍了一段我们乐队演出的小视频,发在微博上说:“这个乐队唱的比明星还好听。” 那次是在泉州华侨大学的一次两天的演出,曹格和张韶涵来了,很多人也是冲着他们去的,我们是开场嘉宾。

  曹格耶,我都挺激动。所以,有人跟你讲这样一句话,那种心情真的很特别。

  我们现在在领SHOW动物世界那驻唱,最近有个粉丝连续两天拍了我们的演出视频,默默地发给我们,也不知道是谁。应该是个女孩子,我就让TA出来,说我想见你,哈哈,不知道TA还会不会来。

  还有人会大走调地哼着我们的原创歌,让我们在商演时唱那首《我要去哪里》。因为我负责和粉丝互动,这些小细节都记得比较清楚。虽然我们现在也没说多有名,但有这样的粉丝,会让你觉得特别开心,觉得做这件事有意义。

  花巷:四年,你们的大部分收入主要还是靠各种商演,这是怎么做到的?

  霄凌:应该是我们的态度比较认真。以前也有过纠结,觉得干嘛要用喜欢的音乐去赚钱,后来心态改变,自己也要生活,觉得那就是一个舞台,不会用“音乐梦想”的包袱把自己架空。

  而且,当演出经验到一定程度,表达欲望来了,我们可以灵活调整时间,把某一阶段的重心放在原创上,毕竟这才是我们最开心,也是乐队保持生命力的一件重要的事。

  小如:我没有纠结。别人提供舞台给你唱歌,你能唱自己想唱的,还能养活自己,然后还能做自己的歌,挺好的。所以,演出时,我们也不会跟人家说,一定要演第一个节目,演完就走。

  很好玩的是,我们接私人的婚庆商演,经常到最后,把一整家子的商演都接过一遍。可能大家觉得我们演出效果挺OK,所以就七大姑八大姨,挨个把我们请了一遍。

  霄凌是晋江安海人,现在有了家庭,但幸运的是,家人并没有反对他做这样一个看似不容易赚大钱的职业。“生命那么短”,是霄凌一直重复的一句话。他的父亲是一名油画师,一生也献给艺术,所以特别能给霄凌一个理解的空间。

  这支乐队由霄凌组建,乐队里还有吉他手顺圣,鼓手大荣。在做乐队之前,他们曾做过各种工作,在金融机构里炒黄金,在修车铺里修过卡车,在加油站给人加过油,现在能谈着吉他唱着歌,做着喜欢的事情,还能养活自己,他们觉得很幸运。

  就像霄凌所说,生命那么短,没有什么不能做的事情,不要永远重复老一辈的车辙。只有大家都这样敢去尝试,这个社会才可能有新的东西。

原标题:薄荷C:抖落梦想的包袱 他们认真地以音乐为业